•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人物 > 正文

    少數派投資創始人周良:當前銀行股已充分反應悲觀預期

    時間:2020-09-25 08:24:08 來源:本站 閱讀:4225992次
    摘要 【少數派投資創始人周良:當前銀行股已充分反應悲觀預期】9月23日,少數派投資創始人周良在《少數派2020年第三季度策略會》線上直播中表示,其當前投資策略是精選大藍籌,積極參與網下打新。在周良看來,大家所認為的好賽道、好公司也許并不是真的好,哪怕是真的好,價格也不一定合算。

      9月23日,少數派投資創始人周良在《少數派2020年第三季度策略會》線上直播中表示,其當前投資策略是精選大藍籌,積極參與網下打新。在周良看來,大家所認為的好賽道、好公司也許并不是真的好,哪怕是真的好,價格也不一定合算。周良表示,自己不會扎堆在熱門賽道里,相反,他會選擇有意見分歧的股票,比如銀行、地產、保險、白酒以及一些制造業龍頭企業。

      以下是直播實錄(精簡):

     

      不扎堆好賽道好公司

      選擇有意見分歧的股票

      我們當前的策略是精選大藍籌,積極參與網下打新。很多人說今年大藍籌表現不好,比如銀行、地產、保險等,認為它們是價值陷阱,雖然價格便宜,但也有可能會永遠便宜,永遠漲不起來。

      而我們買的,往往不是大家都說好的股票,而是有意見分歧的股票。今年很流行一句話,就是選股票要選好的賽道,同時要選好賽道里的好股票。但這其中存在一個問題,比如有一個好賽道里的好公司,如果你知道這家公司,那么別人也會知道這家公司,因為大家都在做研究。這樣就會有個結果,很多好的行業里的好公司,因為大家都知道,價格就會變得非常高。

      二級市場是很聰明的,股票市場里有幾千、幾萬家的機構投資者以及幾千萬的個人投資者,因此,股票價格早就已經反映了大家對未來的預期以及對一個股票的看好程度。姑且不說大家所認為好賽道、好公司是不是真的好,哪怕是真的好,也有可能它的價格已經變得很高了,因為大家都看好。所以,一些好賽道、好公司,人們買到的價格不一定是合算的。

      而我們買的往往不是大家都說好,而是有意見分歧的公司,正是因為有意見分歧,很多人不看好,對它很悲觀,從而使得股票的價格變得很便宜。但我們通過自己的研究發現,大家這種悲觀,是過度的,走入了誤區。結果就是,這往往會是一些收益風險比很好的投資機會。因為大家對這些股票很悲觀,股票的價格已經包含了大家的這種悲觀意識,所以價格變得很便宜,而且哪怕大家的這種悲觀是正確的,它都已經包含在股價里了,所以下跌空間很有限。

      銀行半年報凈利潤下降只是表象

      當前價格已充分反應悲觀預期

      比如銀行,近期大家關注比較多的是半年報公布出來以后,不少大銀行特別是4大行半年報的凈利潤負增長了10%。首先,要說明的是,不是沒有利潤,利潤依然是很高的,只是凈利潤跟去年上半年相比,下降了10%。

      很多人說,因為銀行今年要讓利1.5萬億,那么,銀行的凈利潤馬上就下來了,按照這個趨勢,凈利潤還會往下走,所以要賣出銀行股。我就說這只是個表象,我們要去進行深入分析。

      銀行的凈利潤為什么會下降10%?是因為它的收入不行了嗎?還是因為它的利差下降了嗎?其實都不是。銀行的營業收入大部分來源于銀行的利差,不過我們發現,銀行的主營業務收入不僅沒有下降,反而在增加,這就說明,銀行的利差收入沒有降低,反而是增加的。

      很多人說銀行要讓利1.5萬億,為什么利差還會增加?我們進一步分析發現,銀行的確是在讓利,它通過降低貸款的利息,降低一些費用來讓利,但與此同時,銀行的資金成本也在下降,所以抵消了一部分利差的下降。此外,銀行的貸款規模也在增加,所以使得銀行整體的利差收入沒有下降,反而在增加。這說明,銀行業雖然在讓利,但銀行的行業收入其實并沒有降低。

      那么,為什么主營業務收入沒有降低,反而增長的情況下,凈利潤還下降了10%呢?接著分析,我們發現,銀行計提了很多的不良撥備,而撥備是要扣減利潤的,所以撥備計提的越多,凈利潤下降越多。那么,是不是因為銀行的不良資產大幅增加,銀行上半年的資產質量不行了,使得需要計提很多撥備呢?仔細分析發現也不是這樣。

      銀行的問題貸款,主要有兩大類,只要出了問題以后,首先要列為關注類,然后進一步就要列為不良類。我們發現,從關注類和不良類兩類加起來的整體情況看,銀行問題資產的總量今年上半年并沒有增加,銀行資產質量并沒有下滑。只是在劃撥上,很多銀行把關注類貸款劃到了不良類貸款里面去,這種劃撥有很大的主觀性。因為如果劃到不良貸款里去,就要計提撥備,計提撥備之后,凈利潤就會下降,這就使得銀行的凈利潤在今年上半年下降了10%。因此,銀行凈利潤下降是個表象,它只是把更多的關注貸款劃成了不良類貸款,多計提了撥備,而多計提的撥備并不是真實的損失。事實上,計提的撥備越多,對不良的劃分也就越嚴格,銀行的會計質量也越謹慎。

      所以,總體來看,雖然今年上半年銀行凈利潤下降了10%,但是銀行整體的經營環境并不差,銀行的營收不降反增,銀行的資產質量也并沒有下降。雖然市場對銀行凈利潤下降有些悲觀預期,但因為前期已經有充分的發酵,所以四大行半年報業績公布之后,二級市場反應也并不強烈,也就是股票價格早已蘊含了大家的悲觀預期,哪怕這些悲觀預期是真的,它的下跌空間也很小,而我們研究發現,這種悲觀預期還是過度的。

      再比如地產,最近地產行業出來一個“三條紅線”,限制了一些地產企業財務杠桿的規模,設定了負債率的紅線。我們發現,對于我們看好的行業龍頭企業來說,它們目前已經符合了這些紅線的規定,因此,對一些龍頭企業來說,杠桿比率上線的規定,對它們并沒有影響。它們目前實際經營上并沒有用到這么大的杠桿,所以對于我們所看好的行業里主流的龍頭企業來說,是不用擔心這個問題的。

      所以,在投資的行業選擇上,我們也沒有發生大的變化,大方向依然在銀行、地產、保險、白酒和一些制造業龍頭企業上。

      網下打新全年預計可實現15%左右的收益率

      未來12個月或還有5%~10%的無風險收益區間

      我們的策略中,還有一個,就是積極參與網下打新。先回顧一下今年網下打新的情況,今年1~8月份發行的新股基本上都已經上市了。從最理想的累計收益來看,假設最理想的情況是,1~7月用了7000萬的規模參與上海的單邊市場,因為有科創板注冊制,1~7月上海市場的收益是遠遠高于深圳市場的,所以很理想的假設,只參與了上海的單邊市場。而8月份以后,因為有了深圳的創業板注冊制,它的收益率也開始提高,所以8月份以后假設有1.4億的規模同時參與滬深兩市。

      同時,還假設100%可以詢價入圍,因為注冊制是要去詢價的,詢的價格要符合它的發行價格區間,才可以入圍的。行業平均的詢價入圍率大概在百分之七十幾。從去年7月科創板注冊制設立并試點以來,我們詢價入圍率超過了90%。為了反應整體的情況,這里假設100%可以入圍,那么在上述兩種假設下,1~8月份發行的新股,網下打新最高可以獲得13.76%的累計收益率,這是非常高的,幾乎是無風險收益率。

      但是,我們各個產品的實際收益,還要考慮詢價的入圍率、產品規模和產品結構,比如有時候規模太大會造成浪費掉,規模太小又無法參與滬深兩邊市場,打新都會受到影響。但整體上看,這依然是很高的收益率,哪怕打個8折或者7折,都會有10%左右的收益率,全年預計可能達到15%左右。

      往后看,比如未來12個月,收益率可能還會延續。雖然往下打新收益率會逐步收窄,因為參與的人越來越多,一二級市場的差價在慢慢收縮,但未來12個月,可能還會達到5%~10%的收益區間,這依然是一個很好的收益的補充。因此,我們還會堅持參與網下打新。

      所以,整體看,精選大藍籌,同時參與網下打新的策略,到今年四季度,甚至到明年,我們都會延續,除非市場發生一些比較大的變化。

      以下是提問環節(精簡):

      問:當前的國際國內環境下,政府顯然要加大對高科技的支持,那么,我們是否還要堅持原來的大藍籌?是否會錯過科技股的機會?

      周良:我前面說過,市場是很聰明的,你知道要加大高科技的支持和投入,別人也知道,科技股的估值從來就不低,無論是上一輪牛市,還是今年上半年,對于這些科技股的估值都不低。

      舉個簡單的例子,中芯國際同時在AH股上市,但A股的價格比H股高了大概兩倍,這個市場早就已經給了科技股很高的估值,現在再去買科技股,不一定合算。最近發行的科創板50ETF基金,有1000億資金去申購,但我認為,大家要小心一點,但凡這種大熱門的品種,都蘊含了很大的風險。

      這些科創板50ETF買的什么股票?比如中芯國際就是科創板里權重最大的一只股票,雖然它現在還沒入選科創板50,但是到了一定的上市時間以后,它就要入選科創板50的成分股。作為一個權重最大的成分股,你就要花相對H股兩倍、三倍的價格去買,我認為這并不合算,因為它的收益風險比是很低的。

      問:螞蟻集團即將上市,您對此事有什么判斷?

      周良:螞蟻集團吸引了市場很多的注意力,而且同時在AH股上市,A股募資大約為總股本的10%,H股為總股本的5%。從市場定價規律來看,A股對于科技股的定價要遠遠高于H股,螞蟻集團我覺得也會一樣,它的A股定價會更高。而且,螞蟻集團募集的資金量會很大,是一個超級新股,這么大的體量二級市場是要去承接的,它會稀釋誰的資金呢?它是會稀釋那些買了工商銀行的資金,還是稀釋買了科創板、創業板的資金?這個問題不言而明。

      問:如果銀行業未來三五年利潤就是不增長,那么投資銀行是不是就不容易賺到錢?

      周良:并不是這樣的,我們給銀行是按照凈資產來估值,雖然今年銀行讓利1.5萬億,但很多股份制銀行,今年上半年凈利潤還有個位數的增加,營業收入有接近兩位數的增加。只是4大行凈利潤下降了10%,但是它們的主營業務收入依然是增長的。所以,哪怕銀行的凈利潤不增長,但它每年還是會有凈利潤,它每年的凈資產收益率還是很高的。

      以工商銀行為例,現在是0.7倍的市凈率,但是它的凈資產收益率是13%,因為它依然是有利潤的。也就是雖然利潤不增長,但依然是有利潤的,所以凈資產每年還增加13%。這么算下來,就是花了7毛錢,一年下來它的估值如果不變的話,凈資產增加了1毛3分錢,也就是賺了1毛3分錢,7毛錢賺1毛3分錢,收益已經接近20%。這就是哪怕銀行業的估值不提升,銀行的潛在收益率也是非??捎^的,何況,銀行還有估值提升的空間。

    (文章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責任編輯:DF515)

    鄭重聲明:東方財富網發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
    摘要:斐爾可,斐林試劑,斐波那契數列,土銃,土鱉蟲的功效與作用,土雞價格
    TAGS標簽:斐爾可,斐林試劑,斐波那契數列,土銃,土鱉蟲的功效與作用,土雞價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