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八卦 > 正文

    大疆稱損失超十億,內部“潛規則”被曝光

    時間:2020-09-26 19:09:09 來源:本站 閱讀:4227006次

    知名上市公司藍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藍思科技”)近日再曝供應鏈賄賂丑聞。

    據湖南瀏陽市人民法院8月31日公布的判決書顯示,藍思科技原董事長助理鄭秋麗收受多家供應商賄賂高達554萬余元,一審被法院認定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刑7年。

    此前,瀏陽法院還判處另一起藍思科技員工貪腐案:4名員工收受供應商賄賂約116萬元,分別被判刑10個月至3年10個月不等。

    澎湃新聞梳理發現,近來已有多家知名企業發布反腐公告,查處內部貪腐事件,包括百度、京東、騰訊、美團、小米、滴滴等諸多行業巨頭,相關案件公布的細節觸目驚心。

    今年5月19日,深圳中院的一份判決曝光了無人機巨頭深圳市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疆公司”)內部腐敗的“冰山一角”:采購經理以5%的采購額比例收受供應商好處費,多達360余萬元。

    值得深思的是,供應鏈貪腐為何屢禁不止?

    在供應鏈貪腐案爆發之后,大疆公司在一份公開信中指出:在行業中,職務腐敗分子與部分供應商形成了互相保護的“避風港”,已經調查暴露問題了,但供應商寧可失去企業后續的訂單,也不愿意協助打擊貪腐,反而將被辭退的涉貪腐人員推薦給其他企業繼續進行利益輸送。

    80后董事長原助理的30次受賄

    藍思科技作為蘋果玻璃蓋板的核心供應商而廣為人知。自2015年在創業板上市,又因其“蘋果供應商”、“藍寶石概念”等多個光環受到二級市場追捧,創始人周群飛一度成為胡潤女富豪榜上的中國女首富。

    而作為整個蘋果供應鏈條中的一環,藍思科技也有很多的供應商。面對下游供應商巨額的金錢誘惑,董事長身邊人沒能把持?。?019年6月,曾擔任藍思科技董事長助理的鄭秋麗被查出收受供應商巨額賄賂。

    瀏陽法院的判決顯示,80后的鄭秋麗于2014年2月至2019年5月間,先后擔任藍思科技瀏陽園區采購部總監、采購部(三園區合并)總監、董事長助理、中央采購部總監等職務。

    在此期間,鄭秋麗利用職務之便,多次收受藍思科技供應商深圳市科標凈化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標公司)、湖南翰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翰宇公司)、深圳市迪富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迪富蘭公司)、東莞市匯諾電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匯諾公司)、東莞市創科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創科公司)、深圳市精藝機械五金設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精藝公司)財物,共計5541460元。

    判決書顯示,相關供應鏈利益巨大,鄭秋麗膽子也夠肥,先后共30次收受供應商賄賂,收受一家公司最多達到250萬元。

    法院認定,2013年,科標公司承建了藍思科技榔梨、星沙、瀏陽園區的一批凈化工程,墊付了資金。2014年2月至2015年3月,科標公司為了盡快拿到工程款,公司副總經理曾某先后5次送給鄭秋麗現金共計33.1萬元。

    2017年下半年,翰宇公司有意向藍思科技銷售阻尼布等輔料,公司總經理萬某遂找到鄭秋麗,請托其在產品導入過程中提供幫助。2017年下半年至2019年5月,萬某先后3次送給鄭秋麗現金共計40萬元。

    2017年1月,迪富蘭公司成為藍思科技拋光液供應商。2017年9月至2019年1月,為了提高銷量、維持售價,迪富蘭公司股東劉某先后14次送給鄭秋麗現金共計250萬元。

    2017年初,匯諾公司成為藍思科技拋光液供應商。2017年10月至2018年,為了提升貨款支付速度,匯諾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現大股東、總經理郭某先后4次送給鄭秋麗現金共計22萬元。

    2014年,創科公司成為藍思科技研磨材料供應商。2018年6月至7月,為了提高銷量、維持售價,創科公司法定代表人高某先后2次送給鄭秋麗現金共計160萬元。

    2017年6月,精藝公司成為藍思科技機械配件供應商。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為了提高銷量、維持售價,精藝公司負責人余某送給鄭秋麗一張銀行卡,先后2次向卡內打款共計490460元。

    判決書顯示,鄭秋麗退繳的違法所得,比其被法院認定的賄賂款多近百萬元。

    2020年8月12日,瀏陽法院一審判決鄭秋麗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7年;退繳的違法所得人民幣6456443元,依法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供應商的“競爭優勢”

    值得注意的是,比鄭秋麗案早一年,藍思科技還發生了另一起員工收受供應商賄賂案件。澎湃新聞獲得的判決書顯示,供應商為了獲得競爭優勢,先后向藍思科技多人行賄。

    瀏陽法院審理查明,藍思科技工程技術部負責手機保護膜開發與驗證的員工喻宏峰,2015年6月至2018年6月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在伊萊特公司作為供應商之一向藍思科技提供手機保護膜樣品時,通過及時反饋樣品驗證情況,告知樣品存在的問題及改良辦法等方式,讓伊萊特公司的樣品在所有提供驗證的樣品中以最短時間順利通過驗證,取得競爭優勢,為伊萊特公司獲取藍思科技的大量訂單。

    伊萊特公司為感謝喻宏峰的關照,按照獲得訂單的項目營業額的1%到3%支付提成給喻宏峰。在此期間,喻宏峰先后收受伊萊特公司賄賂款共計68萬元左右。喻的妻子徐暢明知上述款項系喻宏峰收受的賄賂款,仍提供自己和其母親、表妹的銀行卡給喻宏峰,并幫助轉存和隱匿資金。

    2017年10月,喻宏峰因到越南出差,便將從伊萊特公司收受的賄賂款分一部分給與其一同負責相關項目的同事陶德仁,由陶德仁幫助伊萊特公司提供的項目樣品以最短時間順利通過驗證,獲得該項目的訂單。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6月期間,陶德仁和喻宏峰共計收受伊萊特公司賄賂款約16萬元,其中陶德仁分得約8萬元。

    藍思科技工程技術部另一負責手機保護膜開發與驗證的員工劉明,則在2015年底至2016年5月期間,通過相似的方式幫助伊萊特公司,收受伊萊特公司賄賂款共計30萬余元。2016年5月,劉明從藍思科技離職后,為繼續幫助伊萊特公司維護供應給藍思科技的貨物,在征得伊萊特公司同意后,劉明找到藍思科技技術部員工尹遠,商議由尹遠利用職務便利,通過及時反饋情況、告知改良辦法等方式,保證該項目貨物的正常供應。在此期間,尹遠從中收受伊萊特公司賄賂款約10萬元。

    2019年5月20日,瀏陽市人民法院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喻宏峰有期徒刑3年10個月、劉明有期徒刑1年6個月、陶德仁有期徒刑1年、尹遠有期徒刑10個月。徐暢犯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

    2019年7月17日,長沙中院二審維持原判。

    采購經理的“回扣”和REP模式

    澎湃新聞發現,在另一起與藍思科技相似的供應鏈貪腐案判例中,演化出所謂“REP模式”: 由中間人直接跟供應商的老板談,知道事情的人特別少。

    今年5月19日,深圳中院公布的一份判決曝光了無人機巨頭深圳市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內部腐敗的這一“潛規則”。

    該案的兩名被告人,生于1988年的呂龍與生于1982年的伊丹,原系大疆公司的采購經理。呂龍于2015年至2018年7月、伊丹于2015年2月至2016年5月在大疆公司任職。伊丹任職期間引進了威欣睿公司作為大疆公司的供應商,伊丹離職后,呂龍接手并負責威欣睿公司的采購業務。

    2016年上半年,呂龍與伊丹商量后,由伊丹找威欣睿公司總經理林某索要好處費,提出按照采購額的5%收取,林某經考慮后表示同意,于是安排公司會計林映美每月在收到大疆公司貨款后隨即按貨款額的5%作為好處費,轉給伊丹的個人賬戶。

    法院查明,2016年7月至2018年8月間,威欣睿公司分28筆轉款3482288元人民幣(幣種下同)至伊丹中行賬號,林某賬號轉款1筆144500元至伊丹賬號,共轉賬3626788元。伊丹分給呂龍139萬余元。林某在證人證言中稱,按照伊丹的說法,這5%的好處費不但要分給呂龍,還要給品質管理人員、研發人員,以及下單的工作人員等。

    賄賂帶來的直接效果是對供應商采購額的飆升。

    據大疆公司出具的補充說明顯示,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大疆公司向威欣睿公司每月平均采購額維持在21.5萬元人民幣左右;2016年7月至2018年8月(呂龍離職的月份)每月的平均采購額維持著364.8萬元左右,平均采購額飆升了16.9倍。據大疆委托人陳述,截至報案時,涉及呂龍和伊丹案的采購額共計約7500萬元。

    據呂龍供述,2014年他在香港與自翔科技有限公司簽訂勞動合同后被派往大疆公司,2015年轉崗為采購經理,并在同年認識了伊丹。

    “伊丹約我吃飯,埋怨采購的工作太惡心,一點權力和地位都沒有,問我有沒有想過額外賺點錢,我說我們職位這么低怎么賺錢,問他安不安全,他說他只跟供應商的老板談,不會和其他人談,知道事情的人特別少,很安全,他說這種模式叫REP模式,他做中間人,出了任何事情和我沒有關系?!眳锡埞┦龇Q:“關于回扣點數的問題,伊丹和我說威欣睿公司是做電容的,讓我做這個,給我1-2個點的回扣,他拿多少我不知道?!?/p>

    法院認定,伊丹和呂龍兩人在共同利益支配下相互配合、分工明確,均犯下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在共同犯罪中均系主犯。在一審中,呂龍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伊丹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6個月。在深圳中院二審期間,大疆公司為伊丹出具了一份《諒解書》,認為他認罪態度較好,主動賠償公司損失,請求司法機關予以輕判。深圳中院二審改判伊丹有期徒刑1年6個月,對呂龍的一審5年量刑維持原判。

    10億之損:供應鏈貪腐造成采購價格高出20%

    大疆公司采購經理貪腐案的案發,來源于舉報。

    據上述判決書顯示,2018年8月,大疆公司法務部接到匿名舉報信,舉報公司前員工伊丹勾結公司采購人員呂龍,通過其中行賬戶多次向呂龍輸送巨額賄賂,為供應商謀取利益。

    大疆公司經內部調查發現,伊丹離職后呂龍先后多次向該供應商下單,采購額從每年30余萬元升至每年3000余萬元。呂龍在獲悉大疆科技開始進行內部調查后,于2018年8月底主動提出離職。

    意圖通過離職逃脫懲處的呂龍未能如愿。不久,大疆公司向公安機關報案,并開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公司反腐風暴。

    2018年12月26日,深圳南山派出所派員前往南山區前海路泛海廣場將呂龍抓獲,2019年1月10日,伊丹接到通知后,向派出所投案自首。

    就在伊丹接受調查的一周后,1月17日,大疆公司發布了一份令業內震驚的“反腐公告“。在這封內部通告中,大疆公司甚至用了“觸目驚心”和“冰山一角”這樣的詞匯來形容這次事件,并稱“預計牽涉范圍超過百人”,涉及金額超數億人民幣。

    大疆公司曾在其官方針對職務腐敗發公開信 來源:網絡截圖

    大疆公司曾在其官方針對職務腐敗發公開信 來源:網絡截圖公告指出,經過大疆的調查,在引入供應商決策中,研發、采購、品控部門的部分人員存在大量貪腐行為;銷售、行政、售后部門和工廠人員也利用手中權力和流程漏洞,獲取個人利益。反腐公告顯示,大疆公司處理涉嫌腐敗和瀆職行為員工45人,其中,涉及供應鏈決策腐敗的研發和采購人員最多,共計26人;銷售、行政、售后、工廠共計19人。問題嚴重移交司法處理的有16人,直接開除的共計29人。

    呂龍、伊丹案中的貪腐細節也印證了大疆公事“反腐公告”中提到的“采購屬于腐敗重災區”的說法。

    大疆公司公告稱,僅僅在2018年,由于供應鏈的腐敗,由此導致大疆的平均采購價格超過合理水平20%以上,高價物料少則貴20%-50%,低價物料不少都以2-3倍的價格賣給公司。公司損失保守估計造成超過10億人民幣,“這損失的10億人民幣每一分都是純利,我們原本可以用來做公司發展投入和員工福利,卻由于腐敗而白白損失掉”

    在反腐公告中,大疆公司還披露了供應鏈腐敗中采購人員幾種主要的手法:

    1、讓供應商報底價,然后伙同供應商接口人往上加價,加價部分雙方按比例分成;

    2、利用手中權力,以技術規格要求為由指定供應商或故意以技術不達標把正常供應商踢出局,把可以給一定比例回扣的供應商押鏢進短名單。長期拿回扣;

    3、故意以降價為借口,把所有正常供應商淘汰,讓可以給回扣的供應商進短名單。進短名單之后,做成獨家壟斷,然后漲價,雙方分成;

    4、利用內部信息和手中權力引入差供應商,并和供應商串通收買研發人員,在品質不合格的情況下不進行物料驗證。導致差品質高價格物料長時間獨家供應;

    5、內外勾結,搞皮包公司,利用手中權力以皮包公司接單,轉手把單分給工廠,中間差價分成。

    供應鏈貪腐為何屢禁不止?

    近年來,有關知名企業的貪腐和反腐案件,頻頻被曝光,包括百度、京東、騰訊、美團、小米等諸多行業巨頭都爆出過員工貪腐事件。

    2018年8月24日,京東發布反腐公告,公布京東集團16起反腐敗的典型案例,其中3名員工因接受賄賂,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4人被辭退并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其余12名人員予以辭退處理。

    據新京報報道,2019年7月18日,小米發布通報郵件稱原中國區市場部員工郝亮,利用職務便利將公司業務交由其近親屬持股的公司承攬,損害公司利益;原中國區市場部員工趙芊,利用職務便利向合作供應商索要好處費,金額較大,損害公司利益。

    針對這兩起貪腐事件,小米公司的處理辦法是:辭退涉事人員,永不錄用; 退還不當獲利、沒收全部期權,對涉嫌違法的人員移交公安機關處理;加入員工不誠信黑名單。趙芊被公安機關拘捕。

    2020年6月16日,滴滴披露一起重大腐敗舞弊案件——原滴滴某部門高級總監于某聲在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違規向供應商提供“幫助”,并收受供應商巨額好處費及購物卡、汽車等物。于某聲已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該公告還稱,2020年至今,滴滴風控合規部與多部門協同配合,共查處舞弊違規案件17起,涉及違規人員30人,其中20人因嚴重違規被公司解聘,2人因涉嫌違法被移送司法機關。

    同月,字節跳動也曝出貪腐案。具體包括:經內審調查發現,2017年至今,行政餐飲前負責人共計涉案1000余萬元;2018年至今,EA前負責人涉案600多萬元。

    值得深思的是,供應鏈貪腐為何屢禁不止?

    “大疆所面對的職務腐敗問題并不僅僅發生在某一家企業,而是讓各行各業都咬牙切齒又痛感無力?!痹诜锤L暴之后,大疆公司曾在其官網發布“關于反對職務腐敗的公開信”,進一步道出無奈,“在行業中,職務腐敗分子與部分供應商形成了互相保護的“避風港”:已經調查暴露問題了,但供應商寧可失去企業后續的訂單,也不愿意協助打擊貪腐,反而將被辭退的涉貪腐人員推薦給其他企業繼續進行利益輸送?!?/p>

    公開信寫道:職務腐敗問題可以對整個產業鏈產生多大影響?從原材料采購、加工半成品到最后成為企業可用的零件,即使每一環節的腐敗使得采購成本只上升5%~10%,經過三層產業鏈到達企業時,成本在無形中增加了16%~33%,令人觸目驚心。在國家不斷通過減稅降費來優化營商環境的大背景下,因職務腐敗造成的企業巨額隱形成本,成為了中國科技制造業甚至整個中國創新越來越必須正視的巨大阻礙。而與此對應的是,只有少數非常成熟的公司,經過長期鍛煉和多次管理迭代,才能把職務腐敗限制在一個比較小的范圍內;大部分公司仍然在實現這一目標的路上克服重重挑戰不斷摸索。

    為此,大疆公司創始人呼吁加強企業員工廉潔從業建設,通過企業與政府的配合,在行業中建立“高風險崗位從業人員的誠信檔案數據庫”。建立終身信譽制度,讓接近重大資金與利益資源的高風險從業者在陽光下工作。通過完善的用人單位工作歷史記錄,與適當的財產申報體系,讓高風險崗位的從業人員接受開放公平的監督。

    大疆公司創始人認為,這一體系可以保障高信譽的專業人士獲得更高的合法薪資回報,以及更受尊敬的職業成就;同時淘汰價值觀不正的投機者,以此形成“高薪養廉”的良性循環。

    摘要:日產天籟,日產奇駿,日產軒逸,大學入黨申請書,大學四級英語詞匯,大學德育論文
    TAGS標簽:日產天籟,日產奇駿,日產軒逸,大學入黨申請書,大學四級英語詞匯,大學德育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