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八卦 > 正文

    美國大選細節|所以,我們還能相信民調嗎?

    時間:2020-09-26 20:03:43 來源:本站 閱讀:4227029次

    選舉年總少不了民調。尤其是大選年,各大媒體會持續報道各種民調結果,分析人士會據此判斷選舉風向,候選人則會依據風向轉變調整策略。

    但也有人對民調不以為然,尤其是2016年美國大選后,許多人對民調失去了基本信任,寧愿相信所謂的“義烏指數”。2016年選舉日當晚,《紐約時報》驚呼“今夜數據死了”,民調幾乎一夜之間成了“不著調”的代名詞。

    那么,民調還可信嗎?

    首先要澄清的是,民調預測在2016年美國大選中的失敗,既是其本身“不夠準”所致,也是美國特殊的選舉制度造成的。那一年的大選民調,其實沒有人們想象的那么差勁。在聯邦層面,選前一周的平均民調顯示希拉里有3.3%的領先優勢,這與最終2.1%的普選票優勢相差不大。也就是說,如果美國實行總統直選和“領先者當選制”(如韓國),那么2016年的大選民調就不存在預測失敗的問題。

    美國大選采用選舉人團制度,決定勝負的不是全國普選票,而是各州加總的選舉人團票。2016年民調錯就錯在在州層級上,尤其是對關鍵的搖擺州(也叫“戰場州”)的預測都錯了。最終,特朗普正是憑著在這些搖擺州的微弱優勢當選總統的——他在密歇根、威斯康星和賓夕法尼亞分別只有0.3%、0.7%、0.7%的領先度。

    美國民意研究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Opinion Research)的選后分析報告發現,對低教育人群、“銹帶選民”、少數族裔選民、搖擺選民的偏好捕捉失準,以及對各群體投票率的估計失誤是造成州層級民調失敗的主要原因。

    2016年美國大選中的戰場州(灰色)和選舉人團票數 圖片來源:National Journal

    2016年美國大選中的戰場州(灰色)和選舉人團票數 圖片來源:National Journal

    那么,今年的大選民調會再次跑偏?答案是:有可能,但2020年民調大概率比2016年民調更準確。為什么呢?

    一則,2016年多數民調出現了“覆蓋誤差”(errors of coverage),亦即沒有覆蓋到足量具有代表性的人群,尤其是對低教育人群的采樣不足。民調通常采用電話和網絡調查的形式進行,而高等教育人群的應答率和配合度較高,這導致他們在調查對象中占比過高。而通常,高等教育人群更傾向于支持秉持自由主義和進步主義理念的民主黨,2016年民調由此高估了希拉里的支持率。

    為避免重復四年前的錯誤,今年很多民調機構提升了樣本中非高等教育人群的比率,并且如果應答率還是不夠,則按照總人口中的教育比例對調查結果進行加權調整。

    二則,2016年民調失準部分原因在于第三方分票。最后約有6%的選票投給了綠黨、自由意志黨以及獨立候選人——2012年該比例僅為2%。這些選民對兩黨候選人都不滿意,寧可放棄“兩個爛蘋果”而選擇不可能獲勝的“第三者”。在密歇根和佛羅里達州,民主黨因此流失了大量選票,也導致民調預測失準。

    再看本屆大選,民主黨方面,拜登在選民中的好感度要高于希拉里,在黨內與桑德斯的合作也更緊密;在“第三方”,自由意志黨和綠黨等推出的候選人都少有名氣,存在感弱于以往,所以非主流政黨投票(non-major-party voting)不會很多。加上近日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民主黨和共和黨都借此催票,料將會使更多選民“歸隊”——搖擺選民的減少,客觀上有助于民調準確率的提高。

    三則,2016年民調預測失準還受到投票率的影響。研究表明,過高的勝選幾率會導致“選票遣散效果”(demobilization effect)。2016年選前大部分預測顯示希拉里有90%以上的勝選把握,這使部分民主黨選民認為希拉里贏定了,自己不投票也不會影響大局,以致民主黨的實際投票率不足(類似情況也出現在英國脫歐公投中)。

    今年選舉情勢并不明朗,特朗普連任并非不可想象;而作為在野黨,民主黨也不再像2016年那般自信。加之郵寄投票提供的便利,兩黨選民的投票率預計將保持較高水平,或者說,民調中的投票意愿——民調以詢問投票意愿的直接方式或詢問是否知曉投票規則和附近投票站的間接方式來預估投票率——會更直接地轉化為實際的投票行為。

    四則,2016年民調失敗主要發生在搖擺州。美國民調行業長期側重于全國民調,比如“總統執政認可度民調”等等,而專注于地方的民調機構較少,投放到州層級的民調資金也相對有限——預算少了就會降低對民調抽樣設計和訪問數量的要求,加之經驗不足,州一級的民調質量遠遜于聯邦層級。

    今年,媒體對州級民調的關注顯著增強,民調行業也吸取了上屆的教訓,在州級民調方面的投入明顯增多。特別是對搖擺州,參與調查的民調機構數量和信用評級都有所改善,在調查設計和訪問方法方面也有改進,這些都有望提升民調的準確性。

    最后,民調穩定性是預判民調預測準確與否的重要指標。目前看來,拜登的民調走勢要比2016年的希拉里來得平穩,無論是538網站統計的加權民調還是Realclearpolitics公布的平均民調,都顯示拜登有長期穩定的領先優勢——雖然領先幅度在8月有所降低,但優勢依然較為明顯。

    相比較而言,2016年希拉里的民調領先就不是很穩定,在2016年5月底和7月底甚至還被特朗普反超了。就像學生考試一樣,民調的平時成績如果較為穩定,則有利于其預測的“正常發揮”——當然民調變化還要看接下來40多天的選情發展,不排除出現“十月驚奇”的可能。

    簡言之,2020年美國大選民調吸取2016年的諸多教訓,并做出了相應改進;加之本屆選舉對陣態勢和候選人特征的變化,

    本次大選的民調應該比2016年更加準確。不過應該看到,民調本身的一些問題仍然存在,可能導致預測失準的情況再次出現:

    一是誤差幅度問題。凡是問卷調查,無論是通過郵件、電話、網絡還是入戶方式進行,都存在誤差。民調結果不只是一個固定數值,還應包括誤差幅度(例如,±2%)。這種誤差除了前文提及的“覆蓋誤差”外,還有“測量誤差”(errors of measurement),即在調查執行過程中,由問卷設計、問題順序、措辭方式、應答率等造成的誤差。本屆選舉民調矯正了部分覆蓋誤差,但仍難以避免諸多測量誤差。

    通常,學界認為如果兩個候選人的民調差距在3%的范圍內,其反映的勝負結果基本不可靠。一些研究發現,如果同時考慮覆蓋誤差和測量誤差,民調結果與大選結果的差距甚至可能高達5-6%。目前,拜登在北卡羅來納、弗羅里達、喬治亞等數個搖擺州平均民調領先度均未超過3%,也就是說特朗普仍有可能在這些州以微弱優勢反超。

    二是機構效應和媒體取向。民調機構多少都帶有政治傾向性,反應在民調結果上即所謂的“機構效應” (house effect)。對2012年民調的選后研究發現,皮尤研究中心和YouGov等機構的民調結果偏向民主黨,Rasmussen和Fox News等機構民調偏向共和黨。此外,媒體在選取和報道民調結果時,也不免帶入政治取向和引導性,特別是在當前美國媒體總體偏自由化和進步主義的大環境下,我們對媒體民調報道的解讀應該更加謹慎。

    2012年美國大選中的機構效應 圖片來源:538網站

    2012年美國大選中的機構效應 圖片來源:538網站

    三是民調調整偏差。民調公司在收集完調查數據后,通常不會直接發布,而是會圍繞一系列指標對數據進行重新測算和調整,之后才會公布結果。

    第一類調整是按照實際人口學分布進行調整。例如,如果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成年人口中有40%接受過高等教育,但在1000個調查樣本中卻有50%的人受過高等教育,這說明調查中高等教育人群比例過高,因此需要降低這部分人群的影響,方法是對這部分回答附加0.8的權重(40%/50%=0.8)。

    另外一類調整是針對投票率進行的。由于回答支持某位候選人的選民到了選舉日不一定會出來投票,所以民調公司需要根據問卷信息測算出“意向選民”(likely voters)及其意愿的強弱,并據此對民調結果進行調整。

    而問題在于,這兩類調整都可能產生新的偏差,因為我們無法預知最終選民中不同教育程度、不同年齡段、不同族群的真實比例以及最終的投票率。從這個角度看,民調調整更像是一門“工藝”而非“科學”。

    四是民調公司良莠不齊,單個民調不可靠。在美國,民調是一個巨大的市場,產業規模達180億美元。不同民調機構采用的抽樣方法、訪問方式以及樣本量大為不同,導致民調結果的科學性和可信度差異較大。有些民調為了控制成本不惜減少樣本規模,有些商業民調缺少科學的采樣程序,還有些黨派民調根本不公布操作細節,這些都會影響調查準確性。

    解讀單個民調時,我們通常需要先了解民調出處, 確定其信譽情況。這方面,可以參考538網站根據歷史準確率、透明性、樣本量等指標對不同民調機構進行的評級;還可以核查有關民調是否加入了“美國民意研究協會透明度項目”康奈爾大學“羅珀民意研究中心”的數據庫。

    五是集合民調的問題。為了克服單個民調存在的測量誤差、機構效應,調整偏差等問題,目前流行的做法是將不同機構的民調結果綜合起來,根據每家機構的各項指標打分和評級情況測算一個加權平均數,比較著名包括538網站、Realclearpolitics網站和經濟學人網站提供的集合民調。

    集合民調有利于削弱單個民調的問題和預測偏差,但是集合的方法和過程不免帶入研究者的主觀因素,并且如果大部分民調朝同一個方向產生偏誤的時候,集合并不能消減預測偏差。538網站的集合民調在2012年準確預測了所有50個州的選舉結果,但在2016年仍然不免于滑鐵盧。

    Realclearpolitics網站公布的2020大選平均民調

    Realclearpolitics網站公布的2020大選平均民調

    民調的問題很多,但更關鍵的問題在于我們如何使用民調——媒體應該如何報道民調,受眾應該如何理解民調?在這方面,我們可以給出的建議是:

    忌“選擇性失明”(cherry-picking), 忌相信“低劣數據”(junky numbers), 忌“隨意下結論”(rushing to judgment),忌“過度自信”(overconfidence),忌”憤世嫉俗”(cynicism)??傊?,既不要因為偏信而被誤導,又不要因為蔑視而錯過重要信號,保持客觀性和甄別力。同時,要更多關于州層級的民調以及選舉人團的票數組合,過度依賴全國民調會出現“跨層推理謬誤”。

    說到底,民調只是用于選舉預測的一種工具,是某個時段上選民意向的切片(snapshot),而非真正意義上的預測。惟有認識到這一點,我們才有可能找到民調的正確打開方式。

    -----

    作者王中原,系復旦大學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講師,復旦大學復雜決策分析中心研究員。

    摘要:日歷女孩,日歷表,日向雛田,大學生如何網上賺錢,大學生如何賺錢,大學生學習計劃
    TAGS標簽:日歷女孩,日歷表,日向雛田,大學生如何網上賺錢,大學生如何賺錢,大學生學習計劃